百人牛牛

                                                        来源:百人牛牛
                                                        发稿时间:2020-08-11 18:27:18

                                                        那么,中国政府在决策的时候,在讨论未来发展方向时,到底应该模仿效法西方的所谓高收入、高消费社会,还是要发展我们中国有几千年传统的小康社会——并不需要收入特别高,当然我们要摆脱贫困。在我看来,小康社会反而是更可持续,更有竞争力的。

                                                        赵立坚称,这已经是美方第二次将中国媒体在美机构列为“外国使团”了。这是美方赤裸裸对中国媒体政治打压的又一例证,将进一步严重干扰中国媒体在美开展正常报道活动,也进一步暴露出美方标榜的所谓新闻和言论自由的虚伪性。

                                                        但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这些标准实际上是什么?

                                                        金融危机以后,如果再考虑这一次的新冠疫情,我观察到的情况正好相反。西方高收入国家正面临非常严重的困境,西方发达国家面临的社会危机要远比世界银行所谓的中等收入国家严重。所以我提出了一个相反猜测,叫“高收入的困境”。

                                                        所以以为拿钱就能衡量经济,衡量你的幸福度,或者你生活的稳定保障程度,实际上非常危险。

                                                        首先转告我这个争议的,是我在德克萨斯大学的老同学周新良。他当年在化学系成绩突出,博士期间就出了若干论文,工作后更是一边从事实务一边关心时事。因为他是个做学问很认真的人,所以如果他也对我的言论不理解,甚至觉得荒唐,那一定存在两个可能:

                                                        赵立坚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宪法和香港基本法做出关于香港特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履行职责的决定,为香港特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履职提供了坚实的法律基础,有利于维护香港特区宪制秩序和法治秩序,有利于保障香港特区政府正常施政和社会正常运行,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已分别发表声明,坚决拥护这一决定。

                                                        彭博社:中国的孔子学院面临美国有关登记要求

                                                        只讲名义收入,不讲实际生活成本,是西方经济学和西方媒体矮化中国社会的主要武器;但是强调“中国威胁”时又夸大中国对西方的竞争力。

                                                        里面说中国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努力向高收入社会前进。这高收入社会怎么实现呢,就是要模仿美国和西欧的一整套社会制度,包括私有化、福利社会、怎么从低消费过渡到高消费等等,当然还特别强调城市化。